柬埔寨實習週誌第四週:12/20–12/24 自上週起密集進入田野,每每回到 Andong 等社區,不禁開始想著都市發展與重置貧民窟的矛盾,而也遲遲難寫下田野後的想法。 近十幾年來,由於都市開發大規模人口遷移,首都金邊市區的移動也造成許多地區的安置議題,如 Akphiwat Meanchey(或Veng Sreng)、Meanchey(中國大使館附近的前路站點居民)Dangkor區、現Andong(原來自Sambok Chab)、現Damnak Trayeung / Dangkor 區(原來自 Dey Krahorm)、Tuol Sambo/Dangkor 區(原來自Borei Keila)、Trapeang Anh — chanh/Dangkor 區(原來自 Sambok Chab)等。進到這些生活環境與條件相對較差的地區,可明顯感受到社會中位處兩端差異。 實習單位近年於安東執行之PE&D HALI project 與UNICEF 之Children Protection計畫的地區為位於柬埔寨金邊之安東I, III, V等地區。回溯安東地區的歷史,此地始於 2006 年,由於原位於金邊市中心的Sambok Chap 貧民窟將作為都市開發預定區域,原居住於此的1000 多個家庭失去了家園和財產(官方數字要低得多)。這些家庭被搬遷到中心城外24公里的現安東地區,剛遷去時這沒有房子、電、任何衛生排污下水道、雨季防洪的排水管道、垃圾收集,更何況沒有學校或鄰近醫院等基礎設施。部分居民也因為遷移居地而失去工作和生意,那些經營小型企業(水果攤等)的人必須重新開始;抑或為了在城裡保住建築工作,通勤 24 公里的成本高於一天的工資。像這樣的事件,窮人失去家園以騰出發展空間,在柬埔寨或其他地方並不少見,且貧民窟的人們通常不擁有自己的財產,或者他們無法證明所有權,即便有些居民原擁有土地,但因歷史上的動亂衝突,歷經紅色高棉 (1975–1979) 統治,當時財產記錄都丟失或毀壞,爾後也難以證明這些居民已於此居住一段時間,技術上來說可有部分權利居住;然而現實卻是,難以抗命。

都市發展還是重置貧民窟? URBAN DEVELOPMENT OR RELOCATING SLUMS?
都市發展還是重置貧民窟? URBAN DEVELOPMENT OR RELOCATING SLUMS?

柬埔寨實習週誌第四週:12/20–12/24

自上週起密集進入田野,每每回到 Andong 等社區,不禁開始想著都市發展與重置貧民窟的矛盾,而也遲遲難寫下田野後的想法。

近十幾年來,由於都市開發大規模人口遷移,首都金邊市區的移動也造成許多地區的安置議題,如 Akphiwat Meanchey(或Veng Sreng)、Meanchey(中國大使館附近的前路站點居民)Dangkor區、現Andong(原來自Sambok Chab)、現Damnak Trayeung / Dangkor 區(原來自 Dey Krahorm)、Tuol Sambo/Dangkor 區(原來自Borei Keila)、Trapeang Anh — chanh/Dangkor 區(原來自 Sambok Chab)等。進到這些生活環境與條件相對較差的地區,可明顯感受到社會中位處兩端差異。

金邊境內重新強迫遷移的安置點。資料來源:OHCHR, Cambodia

實習單位近年於安東執行之PE&D HALI project 與UNICEF 之Children Protection計畫的地區為位於柬埔寨金邊之安東I, III, V等地區。回溯安東地區的歷史,此地始於 2006 年,由於原位於金邊市中心的Sambok Chap 貧民窟將作為都市開發預定區域,原居住於此的1000 多個家庭失去了家園和財產(官方數字要低得多)。這些家庭被搬遷到中心城外24公里的現安東地區,剛遷去時這沒有房子、電、任何衛生排污下水道、雨季防洪的排水管道、垃圾收集,更何況沒有學校或鄰近醫院等基礎設施。部分居民也因為遷移居地而失去工作和生意,那些經營小型企業(水果攤等)的人必須重新開始;抑或為了在城裡保住建築工作,通勤 24 公里的成本高於一天的工資。像這樣的事件,窮人失去家園以騰出發展空間,在柬埔寨或其他地方並不少見,且貧民窟的人們通常不擁有自己的財產,或者他們無法證明所有權,即便有些居民原擁有土地,但因歷史上的動亂衝突,歷經紅色高棉 (1975–1979) 統治,當時財產記錄都丟失或毀壞,爾後也難以證明這些居民已於此居住一段時間,技術上來說可有部分權利居住;然而現實卻是,難以抗命。

這樣的都市發展與重置住所所成的空間、生存權利壓縮,是否造成更多社會議題與深化階級差距呢?

--

--

柬埔寨實習週誌第三週:12/13–12/17

回溯柬埔寨首都金邊發展的進程,深受戰爭和紅色高棉種族滅絕悲劇的傷害,柬埔寨正在逐步重建自己,並經歷了幾年的經濟增長。戰後由於城市發展,20年來,柬埔寨首都金邊的人口增加了兩倍,許多人從外省農村移居,希冀能找到更好的生活條件(?),不幸的是,這些人往往無法在首都支付租金。這些人與他們預期的財富相去甚遠,這座城市正在努力吸收這些負擔不起首都租金的新居民,然而這樣的城市擴大,使得全金邊有近300個不穩定地區,兒童和家庭生活身處極端貧困狀態,且被邊緣化在首都郊區的貧民窟這個截至2020年擁有1672 萬人口的國家仍然是東南亞和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。

圖:截至2021,柬埔寨仍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。資料來源:https://worldpopulationreview.com/country-rankings/poorest-countries-in-the-world

--

--

柬埔寨實習週誌第二週:12/6–12/10 許多人來柬埔寨可能是因為過去的經驗決定再次前往,而我又是什麼原因來到這?帶著猶豫的心境抵達柬國,所到之處所遇之人,總問著 Why Cambodia? 坦白說,只能五味雜陳地回覆:「我還在尋找在這裡的原因。」 上週,與實習單位 Samatapheap Khnom Organization (以下簡稱SKO) 至柬埔寨南方省份 Kep Province (白馬省¹)進行三天的 Reflection Trip,和同仁分享並檢視2021年各計畫的狀況。出發前也曾想過在年末將至的11月參與組織工作,能參與到哪些呢?三天的 Reflection Trip,也共同凝聚團隊連結,想著或許年末也不枉是個好時間,結束也正是新的開始。 SKO 自2007年起著力於兒童保護與性別議題,最初由Planète Enfants & Développement (PE&D)支持,致力於通過提供促進人權和支持獲得服務的計劃,來改善柬埔寨最貧困和最脆弱家庭的生活條件,從而最大限度地提高可持續發展的潛力與參與方式。目前SKO作為一個柬埔寨在地NGO,執行計畫之一的 PE&D — — Support for families and children in the slums of Phnom Penh (Hali) Phase I & II,其計畫包含於金邊 Khan Mean Chey 、Chbar Ampov、Khan Dangkor與Khan Prek Knao等地區之家庭支持(Family Support)、家庭改善(Home improvement)與社群/區賦權(Community empowerment),也有Unicef、REACT等單位的計畫。

為何柬埔寨?Why Cambodia?
為何柬埔寨?Why Cambodia?

柬埔寨實習週誌第二週:12/6–12/10

許多人來柬埔寨可能是因為過去的經驗決定再次前往,而我又是什麼原因來到這?帶著猶豫的心境抵達柬國,所到之處所遇之人,總問著 Why Cambodia? 坦白說,只能五味雜陳地回覆:「我還在尋找在這裡的原因。

上週,與實習單位 Samatapheap Khnom Organization (以下簡稱SKO) 至柬埔寨南方省份 Kep Province (白馬省¹)進行三天的 Reflection Trip,和同仁分享並檢視2021年各計畫的狀況。出發前也曾想過在年末將至的11月參與組織工作,能參與到哪些呢?三天的 Reflection Trip,也共同凝聚團隊連結,想著或許年末也不枉是個好時間,結束也正是新的開始

圖:Kep Province 的白沙灘。平靜的海真如此平靜?

SKO 自2007年起著力於兒童保護與性別議題,最初由Planète Enfants & Développement (PE&D)支持,致力於通過提供促進人權和支持獲得服務的計劃,來改善柬埔寨最貧困和最脆弱家庭的生活條件,從而最大限度地提高可持續發展的潛力與參與方式。目前SKO作為一個柬埔寨在地NGO,執行計畫之一的 PE&D — — Support for families and children in the slums of Phnom Penh (Hali) Phase I & II,其計畫包含於金邊 Khan Mean Chey 、Chbar Ampov、Khan Dangkor與Khan Prek Knao等地區之家庭支持(Family Support)、家庭改善(Home improvement)與社群/區賦權(Community empowerment),也有Unicef、REACT等單位的計畫。

SKO的工作方法中,發展最為完全的方法學為家庭發展方法(Family Development model),側重於鼓勵弱勢家庭進行長期、可持續的變革。 與每個家庭一起分析他們的問題,與家庭一起制定解決方案,提供支持,並在需要時提供服務以實施這些解決方案。 該計畫劃的一個關鍵要素是不向受益家庭提供物質支持(例如,財務諮詢、學用品、食物等)。

--

--

柬埔寨實習週誌第一週:11/29–12/4

自2017年開始,中東研究一直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塊,至今仍是,未來也是。

猶記年中,現職工作的時任主管與我提議申請「外交部國內非政府組織幹部赴海外國際非政府組織實習計畫」至柬埔寨實習,即便曉得會是一趟開拓新知與有所刺激的旅程,然內心仍百感交集。或許是因為對於自己於現地工作以文化與脈絡切入的執著,對於相較中東對於東南亞的不熟悉,以及思考著自己在這份工作上的未來著力,內心有許多猶豫。

東南亞對我來說:「又近又遠。」

而11月生活在各種忙碌壓迫中,讓自己還來不及思索,前一晚匆忙打包行李就飛往柬國。初來乍到柬埔寨,吸一口空氣,帶點鹹味,說是什麼顏色,第一印象大概是淡淡的鵝黃色

圖:離開機場後,於街道隨拍的景象。

不同於於台灣用電腦看著柬國街景,搜尋著柬國歷史、文化、日常生活樣貌等,聯繫各方朋友介紹的柬國各組織與工作者,以及與實習單位 Samatapheap Khnom Organization(SKO)¹ 討論進社區與參與有關 Children Protection 與 Gender issues 方案一事,規劃著在柬的實習計畫與生活,然這一切在落地後才真正能夠思考。

因人類學背景使然,與實習單位SKO Director及家扶柬埔寨分事務所同仁討論後,決定第一週先於分事務所工作並熟悉柬國生活,第二週再開始參與實習單位計畫並進入田野。於是乎自己於這塊不熟悉的土地旅程也就這麼展開了…

湄公河流經的柬埔寨是中南半島地區悠久的文明古國,歷經扶南、真臘、高棉帝國等時期,歷史、文化、宗教與移動人口雜揉交融,且9世紀初開始的高棉帝國更於行政、農業、建築、水文、物流、城市規劃和藝術各面向,皆是創新和進步的文明的見證,是東南亞歷史文化遺產的基石;而柬埔寨這塊土地在過去或近代皆經歷許多衝突與戰爭,也為柬埔寨帶來毀滅性衝擊。因近代戰爭導致的影響,各國援助資源與組織駐點於此,數十年過去,柬埔寨雖逐漸成長,但仍是東南亞相對發展中的國家,且有著為數可觀由於戰爭造成的內部移動人口(流動者)與部分族群分歧,以及離開柬埔寨的高棉人、至國外尋求工作機會的移動人口與移入柬埔寨的各國/民族的人等,形成特殊的文化風貌、家庭組成結構與社會人口流動狀態;而因移動人口產生的文化交融現象,柬埔寨當地華人社群也形成獨特文化,看似有些許親切感,又有些距離感。然在這樣高度複雜與多元性的社會,如何從衝擊性的毀滅、到援助進而過渡到發展呢?心中的詰問在一時半刻無法解答。

這週工作,與當地柬國同仁以 Mind Map 討論明年度各項工作計畫內容,由於尚未進入社區,僅能或多或少口頭了解社區家庭的狀況,在未真進入觀察參與時,對於社區依舊只是想像。工作之餘,與同事於鄰近社區,至金邊市區走走繞繞,觀察人們的生活,於市場、於街道、於河岸邊、於都市的社區內,試圖一探都市的柬國日常;也因緣際會拜訪一位畢生致力研究並保存柬埔寨文化的人類學家 Ang Choulean² 教授,在聚會中與新認識的柬國友人們雖聊著柬埔寨的日常生活、聽著柬埔寨傳統音樂、跳著柬埔寨日常生活舞蹈、吃著柬埔寨菜餚,但看似快觸手可及柬埔寨,卻仍舊很遠。

--

--

H.

獨立藝術工作者。自 2009 至 2018 從事展覽統籌、出版與媒體公關相關工作。2014 年開始行走北亞、中亞與西亞,撰寫各類文章,關注人權、文化、藝術、移民、文化遺產議題。